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新 大 草 原

天高任鸟飞 海阔凭鱼跃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心是一只孤独的天鹅,向着期待的情感天空星夜奔波,在我栖息和经过的地方,我的眼泪留下一湾湾晶莹的水泊。为了那圣洁的梦想,我宁愿把心爱的翅膀飞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那些渐行渐远的老人们  

2011-08-18 17:29:54|  分类: 悠悠情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那些渐行渐远的老人们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我居住的这个家属院,以离休老人为主。当年,为了让工业系统退下来的企业领导(主要是县团级企业的书记和厂长)安度晚年,国家专门在市里建设了这三栋只有二层、三层楼的家属院。那时,伊犁大的企业大部分都不在市里,而是在远离城市的山区或农村。

80年代中期,由于新疆地处边远,企业改革的春风刚刚吹到这里,企业主要是实行经济责任制,这些工业企业基本还是计划经济,但都比较红火,是我们当地的经济支柱。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毛纺厂,生产的毛布非常紧俏,一般老百姓根本就买不到,需要州领导写条子才能开后门买到几米,因此,那个时候谁要是能穿上毛纺厂生产的毛料服装,那是很光鲜很值得炫耀的,也是很令人羡慕的事情。皮革厂生产的皮鞋和马靴,同样也是紧俏商品,自己企业的职工也要凭厂长批条子才能买到一双。因此那时候的企业领导也很风光和吃香。

不过,这些企业领导之所以风光和吃香,不单单因为他们身居要职,生产的商品紧俏。还因为这一批领导基本都是老革命,都是革命的功臣。我们这个家属院共有26户,其中24户都是企业领导住的,这24人当年不是红小鬼就是老八路。当时还剩下两户没有人入住,正巧赶上我在工业局工作,局里其他人都有住房,唯独我没有,加上当时我已经取得了经济师的职称,所以我就有幸入住了一套,另外一套一直空闲了三年分配给了另外一个从企业调入局里任办公室副主任的同志住,他的年龄也不小了,早几年已经退休。这样,在这个家属院里,我就成了年纪最轻的人了。

住进来以后,慢慢我了解了一些这些老革命的历史,不仅对他们肃然起敬。

赵老,14岁就参加了红军,是一个真正的红小鬼。他跟随红军转战南北,身经百战,负伤16次,身体内数块弹片伴随终生,他屡屡与死神擦肩而过,立过大大小小的战功无数。1949年深秋随王震大军进入新疆,解放后,进入地方工作,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刚刚从州工业局党组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他主持工业局工作期间,口碑很好,都说他为人亲善,没有官架子,工作雷厉风行,有能力有魄力。

马老,离休前任工业系统下属工业供销公司的领导,老八路。他曾经给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开国上将、曾两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宋任穷当过主任。但是因为他从小出身穷苦,没有上过一天学,几乎目不识丁,文化水平限制了他的发展,因此,到离休时也没有晋升到县处级。

张老,老八路,在解放战争中就已经晋升到了正团职,但是张老属于性情中人。他年轻的时候是标准的美男子,皮肤白净,长相俊朗。善于言谈,风流倜傥。在西安驻军的时候,与一大家闺秀(国民党将军的女儿)热恋,不听组织告诫,执意与之结婚,以后仕途受到大大影响。张老不以为然,离休前任工业局的顾问。

栾老,老八路,在解放战争中屡立战功。1949年深秋随王震大军进疆,在新疆开展剿匪反霸斗争。后就任伊犁工业局副局长。文化大革命初期就受到冲击,心里想不通,他就给毛主席写了一封告状信,信中有“毛主席啊,你不要我们这些跟你出生入死的老干部了吗”,后经查出自他手,随即被公安机关逮捕,一审判处死刑,再审改判无期。文革结束后被彻底平反,但这时的栾老已经严重偏瘫,口不能语,他在轮椅上又遭罪了10年,郁郁而终。

郑老,老八路,参加过保卫延安的战争。跟着毛主席、党中央在陕北的山沟里跟胡宗南兜圈子。经过大大小小的战斗不下百场,身上负伤多处,我亲眼看到过这些大大小小的伤疤。有的伤疤留下了后遗症,天阴下雨还会疼痛。离休前任工业局副局长。郑老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很有男人味。他还是一个十分开朗风趣的人,他经常在院子里和其他人抬杠,开玩笑,尤其喜欢和年轻女人开玩笑。他对我们说,他的老婆是组织给分配的,比他小十多岁,年轻漂亮。但是两个人一辈子恩爱有加,特别是到了老年,也看不出他们之间有年龄差距。

还有王老、潘老、李老、郭老等,他们都有自己辉煌的历史…….

我入住这个院子至今已20多年了,从十几年前第一个老人与世长辞开始,以后几乎每年都有老人离开人世。他们与我们渐行渐远。至今已经剩下两位了。前天,又有一位在医院离开人世。不巧的是,他在外地工作的孙子年初就定于这个月的22日在家里举办婚礼。现在老人去世,如果现在就办丧事,不但冲了孙子的喜,而且孙子举办婚礼的当天正好也是老人的一七。按照汉族人的习俗,一七是子孙披麻戴孝给逝者上坟烧纸的日子。因此,老人家里决定,把老人先安放到太平间里,暂不报丧,暂不让孙子孙媳知道,先把孙子的婚礼办完,再对外报丧,办理老人的丧事。这个决定我相信去逝的爷爷也赞成。因为,这个孙子从小就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由于他的父母不在市里工作,孩子在市里教育条件比较好,所以,这些离休在家的老人,有不少都把孙子孙女接到身边,过起了含饴弄孙的日子。他的这个孙子从6岁就开始和他们一起生活,一直到高中毕业考上大学。爷爷奶奶对这个孙子疼爱有加,视若掌上明珠。孙子也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最后考取了国内的名牌大学。很让爷爷奶奶令人羡慕的风光了一阵子。因此,爷爷肯定愿意自己委屈一下,先让孙子风风光光顺利办完大喜的婚事。中国的爷爷奶奶和父母,哪一个不是这样含辛茹苦地为了孩子们呀!

和这些老人在一起居住了20多年,我也从一个涉世不深、不谙世事的毛头小伙迈入了知天命的年龄段。和老人们20多年的相处中,我清楚地看到了老人们身上的闪光点和让人尊敬的地方。

一是他们不居功自傲,老人们个个都有光辉的历史,个个都为中国革命作出过较大的贡献,他们是名副其实的人民功臣。个个也都在身居要职的领导岗位上工作几十年,但是从他们身上看不到那种倚老卖老,吃老本,动不动就把自己的功劳搬出来如数家珍一般向群众炫耀的情况。他们和其他退休的老人一样,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他们经常和院子外面来的退休工人、甚至无职业者一起打牌,玩麻将,海阔天空的聊天,甚至互相嬉弄开玩笑。可以说,他们有群众观念,能够很好的的群众打成一片。这是毛主席那一代老革命家最优秀的作风。他们最珍贵的就是自身的人格魅力!这个院子后来也有第二批、第三批几个住进来的退休领导干部,他们都是新中国培养的干部,他们没有出生入死的革命经历,但他们的做派就完全不一样,他们官架子十足,神气中透着傲慢,做派、神态和眼神都告诉你,他们是领导干部,和你不一样,他们不和那些退休工人一起玩牌打麻将,聊天口气也像是作报告,不容置疑,不容辩驳。当然,他们在院子的时候也是落落寡欢,不怎么受人欢迎。这些人在位的时候,手握重权,似乎一呼百应。过年过节,门庭若市,拜年送礼的踏破门槛。然而他们退休之后,从权力位置上离开,立即变得门前冷落车马稀,无人问津,门可罗雀。这些人全靠权力支撑,严重缺乏人格魅力,一旦离开权力中心,他们将迷失自我,也被群众所抛弃。

二是这些老人的子女都没有出人头地的,他们大多数是工人和一般的干部,后来下岗的、无业的也不少。可能当初他们在位的时候也为子女操心过,甚至利用影响安排了子女的工作,但那时最多就是安排到企业当工人。以后随着企业改革,国企全盘破产和被卖光,他们的子女都成了下岗工人和自谋职业者。我私下观察过,这一批老人的子女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当权者。后面来的几个就不一样了,他们有的子女到国外留学、有的子女开公司成了老板,有的子女成了当权者,当然也有犯罪被判刑的。这可能也是他们傲气十足的资本。

看着这些渐行渐远的老人们,让我留恋和思念的,不仅仅是这些渐行渐远的身影,还有他们身上那渐行渐远、以至于非常模糊的、甚至了无踪影的我们党的亲民精神和群众路线!

 
〔原创〕 那些渐行渐远的老人们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原创〕 那些渐行渐远的老人们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评论这张
 
阅读(2360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