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新 大 草 原

天高任鸟飞 海阔凭鱼跃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心是一只孤独的天鹅,向着期待的情感天空星夜奔波,在我栖息和经过的地方,我的眼泪留下一湾湾晶莹的水泊。为了那圣洁的梦想,我宁愿把心爱的翅膀飞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教师节送礼与收礼,学生家长和老师一个两难的选择  

2011-09-09 14:25:38|  分类: 社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教师节送礼与收礼,学生家长和老师一个两难的选择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教师,自古都是一个很阳光的职业,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文革中,教师一度被当作“臭老九”,身价地位一落千丈。文革结束好多年,有人把领取财政工资的各个部门阶层划分为十等公民,编成顺口溜,教师依然还属于最后一等,“十等公民是教员,海参鱿鱼认不全”。后来,国家开始重视教育,提升教师地位,不断提高教师工资和福利待遇,自1985年开始,把每年的9月10号确定为教师节。应该说,现在教师这个职业人们还是比较尊重的。虽然在今年第27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杭州女教师西子可儿发表博文:宁可为妓,绝不为师。但这毕竟的个别现象,也有炒作和企图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手法一夜走红的嫌疑。

但是我要说的是,教师教育领域并非真空地带,并非一方净土,并没有天然抵御社会腐败现象的能力,对各种社会腐败都不能幸免于难。特别是近几十年来,社会上的各种不正之风蔓延和渗透到教育领域,让我们的教育同样面临尴尬的境遇。例如请客送礼之风,现在就在教育领域非常盛行。

其实,教师节、逢年过节给老师送礼、请老师赴宴,对大多数学生、学生家长和老师都是一个两难选择。

对于学生和学生家长来说,现在是教育负担就已经够重了,请客送礼必然加重学生家长的经济负担。经济条件好的家庭还好说一点,经济条件差的家庭肯定苦不堪言。从学生家长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无奈,没有一个人甘心情愿给老师请客送礼,可以说,给老师请客送礼,所有家长都是情非所愿。然而,学生给老师请客送礼已经形成风气,你不送别人送,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哪一个家长不希望老师对自己的孩子多关照一点,学习上多关心多指导一点,哪一个家长不害怕老师对自己的孩子歧视和不关心。我听到过很多学生家长这样无奈的埋怨和感叹。因此,别人都送,咱就是砸锅卖铁也得送呀!这实属无奈的两难选择。

对于老师来说,虽然接受学生和学生家长的请客送礼心理上能得到被尊重的满足,物质上也有所斩获。但是这样的事情多了,也让老师们不胜其烦。第一,学生太多,送礼雷同也多,因此,很多礼物对于老师来说就是“废物”。第二,被请吃饭对很多老师来说更是一种负担。节日期间,学生好家长们集中请客,一个老师一天要跑好多场,在一个地方吃不了几口就得赶下一个场子。且不说这样跑来跑去吃不好饭,就是来来回回的打的费也比在家里吃饭花费多很多。我的一个中学老师朋友就对我倾诉过这样的苦恼,一天下来,光跑吃饭的场子都把她累趴下了。然而,老师要是不接受学生和家长的礼物和请客,学生和家长就会产生误会,就会有挫折感,就会不放心,就会担心老师是不是对自己有看法,就会担心老师对自己和孩子不好、学习教育不经心。因此,接受礼物和吃请,对于老师也是一个两难选择。

有人说,教育领域里学生和老师之间盛行请客送礼是一个社会的耻辱,是一个社会的悲哀!我也有同感。但是整个社会各个领域都在请客送礼、都在走后门、都在潜规则,我们怎么又能期望教师永远是圣人,教育领域永远是一方净土?

唉,贪污腐败、请客送礼这些社会腐败现象蔓延渗透到教育领域,普及流行在学生和老师之间,那整个社会就腐败透了,这个社会也就真的没救了!

 
[原创]教师节送礼与收礼,学生家长和老师一个两难的选择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原创]教师节送礼与收礼,学生家长和老师一个两难的选择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评论这张
 
阅读(6963)|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