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 新 大 草 原

天高任鸟飞 海阔凭鱼跃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心是一只孤独的天鹅,向着期待的情感天空星夜奔波,在我栖息和经过的地方,我的眼泪留下一湾湾晶莹的水泊。为了那圣洁的梦想,我宁愿把心爱的翅膀飞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18~19世纪中叶沙俄对哈萨克草原的侵吞和哈萨克人民的抵抗(2)  

2012-02-19 18:18:01|  分类: 史海沉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18~19世纪中叶沙俄对哈萨克草原的侵吞和哈萨克人民的抵抗(2)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三、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中叶沙俄对哈萨克草原的扩张和侵吞

沙俄对外扩张的野心很大,在彼得大帝时代就有了做四海大帝的梦想,俄国已经拥有了北冰洋、大西洋、太平洋沿岸的一些地区,还有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南下印度洋。而南下印度洋就要通过中亚地区,然后经阿富汗到达印度西海岸,这样远征中亚就成了沙俄的国策。1714-1718年彼得大帝曾经四次派遣远征军,可是都遭到惨重失败。但是他并没有灰心,他说哈萨克草原是通向中亚各国的“关键的大门”。以后他变换策略,采用步步推进的方式,缓慢的吞噬着哈萨克草原。1715年在额尔齐斯河中游左岸建立亚梅什堡,1716年在鄂木河注入额尔齐斯河处建立鄂木斯克城堡,1718年建立了塞米巴拉金斯克,1720年在靠近中国边界的斋桑泊西北建立了乌斯季卡缅诺哥尔斯克(清朝称为铿格尔图喇)。

到18世纪中叶,沙俄多管齐下,一边不断增加修筑的堡垒,稳步推进。一边支持东边的准噶尔部向东进攻清朝,向西进攻哈萨克,削弱哈萨克的实力,并令其东西不能相顾。1723—1728年,准噶尔的策旺阿拉布坦等遣精锐部队挑选哈萨克牧民季节转场,马匹瘦弱的时刻突袭哈萨克的主要牧地,牧民四处奔逃,大量牲畜遭掠夺,人员伤亡惨重,哈萨克汗国遭受到沉重的打击。史称此为哈萨克历史上大灾难年代。1726年,在奥尔达巴斯召开的全哈萨克三个玉兹联席会议,以小玉兹可汗阿布勒海尔可汗为统帅,开始了反击准噶尔侵略者的战争。此时哈萨克的三个玉兹在民族危亡时刻,还能够团结一心、并肩战斗,因此局势朝着有利于哈萨克汗国的方向发展。但是在形势好转的情况下,哈萨克汗国内部高层出现了争权夺利现象,分裂迹象越来越严重。1730 年,三个玉兹在奥里塔召开联席会议,一心想统治三个玉兹、担任全哈萨克统帅的小玉兹阿布勒海尔可汗在会上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无理取闹,使会议不欢而散。从此三个玉兹分道扬镳,并相互猜疑敌对,失去了以往互相依托、互相支持,团结一心,共同对敌的良好关系,这给了沙俄可乘之机。小玉兹因为地理位置同沙俄接近,因此也最早成为沙俄侵吞的对象。阿布勒海尔可汗这时失去了大、中玉兹兄弟般的支持,根本无力与沙俄抗衡。同时,他为了实现个人统治整个哈萨克的野心不惜投靠沙俄。1730年他与少数部属一起向沙皇宣誓效忠,小玉兹臣属沙俄帝国。但他的这一举动遭到大多数哈萨克人的反对。以后,他又拉拢利诱中玉兹的舍米亚卡可汗效忠沙皇,1732年,他和舍米亚卡一起去向沙俄宣誓。但引起了中玉兹内部的激烈反对,舍米亚卡也为此反悔,以后他又亲自率领部属进攻沙俄的军队。1734年,又有一些中玉兹的苏丹惧怕强大的沙俄军队,向沙俄宣誓臣服。1735年,俄国参政院秘书官基里洛夫受命带领远征军在奥里河克口,建立了奥伦堡。他计划在奥伦堡与咸海之间,建立45座城堡,使其连成一条坚固的防线。1738年,新上任的奥伦堡总督塔季谢耶夫,“邀请”小玉兹阿布勒海尔汗会谈,令其再次宣誓效忠沙俄,这样小玉兹实际上已经被俄国吞并。同年,奥伦堡建成。1739年,俄国奥伦堡新总督乌鲁索夫派遣他的骑兵中尉格拉迪舍夫和工程师纳基莫夫,带领军队到咸海以东和希瓦地区测量地形,绘制地图,遭到哈萨克人的阻止。1740年,俄国把奥伦堡地区划作俄国的一个省区,沙皇伊丽莎白任命涅普柳耶夫为奥伦堡省长。涅普柳耶夫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奥伦堡城迁移到现在的地点,即萨克马拉河与乌拉尔河的交汇处。并从1741年起开始全面修筑全长1780俄里的奥伦堡碉堡线,把从乌拉尔河到古里耶夫要塞和托博尔河一线全部连接起来。沙俄利用哈萨克人的困境,迫使各玉兹首领宣誓效忠俄国。但哈萨克人民根本不承认,沙俄将军捷连季耶夫在1740年他日记式的记载中援引哈萨克人的宣称:“只有阿布勒海尔汗一个人当了俄国的臣民,,他为此把儿子送往俄国,所以经常领到犒赏,但我们都不是俄国臣民”。1742年,大玉兹的尧乐巴斯可汗对屡屡侵犯其牧地,对哈萨克人烧杀掳掠的沙俄军队产生恐惧,派出代表向沙俄称臣。但这都是大、中玉兹上层人士的权宜之计,他们对沙俄的残暴行径心知肚明,内心并不愿意臣服。同时,在广大哈萨克人民中间,都是坚决反对依附于沙俄,他们不顾可汗的宣誓,一有机会就袭击沙俄军队,搞得沙俄侵略军狼狈不堪,苦不堪言。1781年阿布赉大汗去世后,中玉兹内部无人能服众,为了争夺领导权激烈斗争,很快分裂。1808年,浩罕阿里姆汗在沙俄的支持下攻占了大玉兹的重要城市塔什干(今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大玉兹哈萨克人的反抗遭到残酷镇压。哈萨克人四处逃避,一部分逃入中玉兹,一部分逃入中国,还有的逃入俄境。大玉兹基本解体。(1876年沙俄吞并浩罕,大玉兹名义上的领地全部归俄国)。1818年,中玉兹的瓦里可汗去世,中玉兹更加分裂,沙俄扶植的好几个可汗都不能完全控制中玉兹,他们去世后,沙俄实际上已经完全控制了中玉兹。于是在1822年沙俄政府授权西伯利亚总督斯佩兰斯基颁布了《西西伯利亚吉尔吉斯人条例》,宣布废除哈萨克原有的政治统治制度(可汗制),把哈萨克地区划分为若干行政区,一切按照俄罗斯的政治制度、由沙俄政府派遣的官员统治。沙俄根据这部法规,将中玉兹领地分为8个区,归西西伯利亚所属的鄂木斯克州管辖。小玉兹则被分成西、中、东3个区,并强迫小玉兹5万哈萨克人迁至乌拉尔和伏尔加河下游一带居住。规定由50至70帐(户)组成一个阿吾勒,由10至12阿吾勒联合成一个伏勒斯特(小区),由15至20伏勒斯特构成一个奥克鲁克(大区)。由长者治理阿吾勒,苏丹管辖伏勒斯特。治理奥克鲁克的则是公职人员,由大苏丹和4个助手(两位俄国人、两位哈萨克人)组成。哈萨克人每年必须向沙俄交纳赋税和服各种劳役。

19世纪60 年代哈萨克斯坦三个玉兹领属的版图,皆被沙俄所侵吞。沙俄开始在哈萨克斯坦实行殖民统治。在沙俄统治哈萨克草原期间,由于它的兵力不够,很难防御哈萨克人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袭扰,军队只能整天待在军事城堡里,小部队和单个人员都不敢外出活动。为了削弱哈萨克人民的抵抗力量,沙俄一方面用优厚的物质条件和允许他们世袭汉位利诱笼络哈萨克上层人士;一方面加紧对抵抗运动的血腥镇压;第三向哈萨克地区进行大量的移民,把哥萨克移民到哈萨克地区。同时他们还采取卑鄙的“以夷制夷”办法,调拨哈萨克人与土尔扈特人、准噶尔人之间的关系,制造矛盾,让他们互相攻伐,互相制约,来削弱哈萨克人的抵抗力量。 (待续)

 
〔原创〕18~19世纪中叶沙俄对哈萨克草原的侵吞和哈萨克人民的抵抗(2)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原创〕18~19世纪中叶沙俄对哈萨克草原的侵吞和哈萨克人民的抵抗(2) - 清新大草原 - 清 新 大 草 原
  评论这张
 
阅读(920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